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双彩网 > 写后读 >

72岁董桥退休:今后想补读没有读完的旧书补写很想细写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06-19 20:4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通常对文章长度都有一定限制。“现在董桥先生的文章,跟几十年前的文章不一样。他在写作上是有追求的,所以从现在起,他的写作会尝试新的东西。”

  《苹果树下》为什么随着董桥先生离开《苹果日报》而终刊,陈子善表示,在聚餐上董先生也没有明说。在外界看来,担任《苹果日报》社长期间,董桥先生有决定权,是董桥先生决定要办这个副刊,某种意义上,这个副刊也是为董桥先生而设。这个严肃又活泼的副刊,汇集了华语世界知名写作者,与报纸本身的风格并不搭调。陈子善对早报记者说,“我认为这些写作者和文章水平都很高,各种风格都有,有记事也有评论。”《苹果树下》的写作者,他们很多人相互之间都非常熟悉,“虽然它是有同仁性质,但不是同仁副刊。有外稿投来,它也不拒绝。它是开放的,不是封闭的。”陈子善回忆有一次投稿,等了很长时间都没发。“我就问林道群是怎么回事情。林道群说,因为有别的稿子更有时效性,所以要先发。在我看来,他把副刊当媒体办,好文章要第一时间上。所以林道群说,‘我累死了,要经常换文章’。”

  作家毛尖这些年为多家香港报纸写过专栏,并几乎每周为《苹果树下》贡献一篇专栏。“以前每周给《苹果树下》写一篇专栏,也没觉得什么压力。”毛尖对早报记者说,现在《苹果树下》没了,真的不用写了,“突然有了休息感,有了放松的概念。而我确实也需要休息一段时间。”

  随着董桥先生离开《苹果日报》,毛尖说,她以后也不会再给《苹果日报》写专栏了。“我是为《苹果树下》写,而不是给《苹果日报》写。这是两个概念。没有《苹果树下》,就只剩下光秃秃的‘苹果’,那我肯定不写了。而且我是董桥先生和林道群的作者,他们离开《苹果日报》,我当然要跟董桥先生,跟他们共进退了。” 毛尖说,“董桥先生一直鼓励我,他以前写过一句话,说我越来越健康了。大概指的是因为结婚、生孩子,不像以前那样比较颓废。但我喜欢这种批评中的肯定。”

  这些年,毛尖在《苹果树下》的专栏形成了个人风格,表面上写影评,骨子里还是时评,而且越发尖刻、犀利和重口味。“以前董桥先生约我写影评,但我最初在《信报》写的专栏是时评性质的,所以在《苹果树下》的专栏里,时评还是夹杂在影评里的。这可能算是一种风格。”毛尖说,《苹果树下》有一定的字数限制,大约一篇1500字,所以在给他们写的时候,首先会考虑字数问题,“但后来,字数就决定了我的体裁。有人说我在《苹果树下》的专栏有些尖刻,这可能是《苹果树下》的氛围造成的,在给《文汇报》写专栏的时候,肯定会相对温和一点。在《苹果树下》,董桥先生也是鼓励作者锋芒一点的。而且在《苹果日报》写,总觉得内地读者和朋友看不到,虽然我也知道大家都能看到。”

  董桥原名董存爵,福建晋江人,1942年生。台湾成功大学外文系毕业,曾在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研究多年。1980年他从伦敦回香港,最早在美国新闻处工作。1982年被金庸请去《明报月刊》做总编辑。在《明报月刊》主政六年后,董桥应林语堂先生之女林太乙邀请任《读者文摘》中文版主编。1989年,又被金庸挖回,全面执掌《明报》。1995年从《明报》退休。1997年,董桥入主《苹果日报》并担任社长。2010年,董桥开设专栏副刊《Sunday Afternoon》,后更名为《Always Sunday》,最终定名为《苹果树下》。《苹果日报》是和《明报》风格迥异的报纸,《明报》是知识分子报纸,但后来选择加盟《苹果日报》,董桥也说过,“《苹果日报》一出来马上可以市场占有率那么大,总是有它的原因,我就很想知道是怎么做才会使得报纸变成一个大众化的东西。这对一个媒体人来说,对于一个作家来说是蛮重要的,应该要懂这些东西,懂得整个趋势你才会掌握到一些比较新的看法跟做法。”

  《苹果树下》的终刊,在香港《明报》副刊世纪版负责人许骥看来,代表着一种副刊形式的终结,“一个时代过去了,一个文化人办副刊的时代过去了。董桥先生的《苹果树下》这一文化专栏副刊纯粹只有文字。在香港,只有文字的副刊是一种最古典的副刊,《苹果树下》可以说是最后的代表。”1990年,香港文化人马家辉在《明报》创办了“世纪”副刊,许骥说,“马先生开创的‘世纪’副刊把图片带入到了文化专栏副刊中,带有一定的视觉冲击性,三分之一版面甚至半版都是图片,这样一种副刊版式给了其他报纸很大冲击,后来其他报纸副刊都开始学‘世纪’。”

  在香港,除了新闻之外的内容都可以称之为副刊,专栏、美食、旅行等版面都是广义上的副刊,“副刊在香港的报纸里扮演着重要角色,尤其是《明报》,很多读者因为副刊去读《明报》。”许骥说,1970年代香港有一场中文运动,“所有的讨论都在报章副刊上。《明报》最初刊载的内容也有很多色情、凶杀、暴力,后来金庸先生在报纸上写社论,发现这些严肃的文章也会有读者,于是慢慢地转到现在这样子。到了今天,关于本土运动等方面的社会思潮和议题讨论,也都是在副刊上。比如我们‘世纪’可能是香港唯一可以刊载3000字以上文章的地方,这就为讨论思想性议题提供了平台。”

http://mangatroll.com/xiehoudu/28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