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双彩网 > 写后写 >

良师益友赞——写在《光明日报》创刊70周年之际

发布时间:2019-06-12 10:3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记得1964年,我考取了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研究生,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阅读《光明日报》,至今已有55年的历史而从未中断,可以说是一个忠实的老读者。1980年,我在《光明日报》上发表第一篇小文章《德行·勇气·责任心——读柳宗元〈与韩愈论史官书〉》,至今也有将近40年的历史了。一个史学工作者,在“三十而立”及此后的岁月里,能与《光明日报》相伴半个多世纪,可以说是一件极大的幸事!

  20世纪60年代,读《光明日报》,除重要新闻外,尤其关注几个学术版,如“史学”“哲学”“经济学”“文学遗产”等。对这几个版的文章,在阅读或浏览过后,都要剪裁下来,按学科分放,久之,则装订起来,以便随时学习、研究。这个习惯,一直维持到20世纪80年代初。

  由于专业关系,几十年来,我同《光明日报》理论部联系较多,尤其同负责“史学”版的几代编辑联系就更多一些。从“史学”到理论部,从理论部到整体的《光明日报》,对于我来说,既是良师,又是益友,这是一个既作为读者又作为作者的肺腑之言。在《光明日报》70年历程中,得其教益者何止千万。而对于我来说,有些事情终生难忘。

  一是小型研讨会。这样的研讨会,因为主题定得好,不论是编者、读者、作者都能从中受益,既增进了对当前史学发展形势的了解和判断,又对问题本身有了更加明确的认识。如1982年,理论部邀集的一次关于加强史学理论研究的研讨会,围绕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创立和发展问题,以及如何加强对青年史学工作者培养的问题等,与会者讨论热烈。虽没有文字报道,但作为较早的讨论史学理论问题的会议,还是产生了发其先声的影响。又如,1986年,理论部邀请一些史学界朋友,就历史研究成果的学术价值和社会价值问题进行讨论。与会者关于学术价值、社会价值的存在形式及其相应关系提出了各自的看法,在互相交流中,提高了对史学成果与社会发展之关系的认识。再如,2015年,为深入学习习总书记致第22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贺信精神,光明日报社与中国史学会联合召开“新时期史学功能与史学家担当”座谈会。与会学者总结反思中国历史学发展现状,深入探讨新形势下如何进一步促进历史学的发展繁荣并更好地实现历史学的社会功能和史学工作者的责任担当。

  二是设立特色栏目。20世纪80年代初,理论部在“史学”版设立了一个“史坛纵论”栏目,倡导史学界同行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写作1500字左右的短小精干的评论性文章。栏目一开,获得多方响应。就连老一辈的历史学家如赵光贤、何兹全、张舜徽等先生也都给“史坛纵论”撰稿。赵光贤先生在题为《史学评论与马克思主义》一文中写道:“史学的繁荣离不开史学评论,而史学评论又离不开马克思主义的指导。这里有理论问题,也有史料问题。因此,史学工作者只有在进一步提高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水平,并详细占有史料的基础上,才能把我们的史学评论水平大大地向前推进一步。”作者强调“理论水平”和“占有史料”是开展史学批评的两个关键环节。张舜徽先生文章的题目是《基础知识与专史研究》,他对“单科独进”的做法提出批评,指出:“学术研究应有分工。以史学而言,中外古今,头绪纷繁,一个人的精力有限,难以面面俱到,分工研究是一种进步现象。但史学涉及面甚广,分国别,分断代,分专题,都有抽刀断水水复流之感,任何一个小问题,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一开始就单科独进,不是好办法。因为在许多专门知识的内容上,有共同性的基础知识和辅助学科,如果没有弄清楚,便会犯一些常识性错误,使自己的研究受到局限,无法深入研究下去。”他们三十多年前发表的这些见解,在今天仍有参考价值。其他如《加强中国封建社会经济史的研究》(林甘泉)、《希望有更多的新型断代史问世》(田居俭)、《党史研究的四个层次》(王桧林)等文,都提出了很有启发性的见解。今天回想起来,可以对“史坛纵论”作这样的评论:“小栏目,大影响。”说它“小”,是文章篇幅短小;说它“大”,是提出的问题学术影响大。当时,我也冒昧写了两篇短文:一篇是《史学的活力》,此文引发了另一位学者晁福林教授写了《史学的魅力》,形成二文呼应之势。另一篇是《史书体裁的多样性》,此文发表后,受到一些基层文史工作者重视,在他们给《光明日报》理论部的信中,说此文对他们如何解决党史撰述中的体裁、体例问题,有很大启发。这件事情给了我很大的鼓励:自己的理论研究,多少能为在第一线工作的同行提供一点帮助。记得“史坛纵论”栏目还发表了几篇关于历史人物评价标准的讨论文章,促进了人们在这方面的思考。

http://mangatroll.com/xiehouxie/17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